当前位置:主页 > 策划团队 >
她给我讲起来了亲人的故事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7-08-14 16:09   
  一五0妻子看我望着她,以为我不信,只是她声明她所讲的未必真实,因为她说她亲人的故事都是她从别人那里断断续续听来的。
  
  先说爷爷。我爷爷是帮人打官司的,当年这门民间称作“讼师”,官方称为“讼棍”的连三教九流都不入流的职业,现在叫做律师,是一个令人羡慕和向往的职业。现在司法考试都是应试者如云,为了拿到律师行业的入场券,这些应试者起早贪黑,千般劳累万般辛苦。当然,真正站在律师行业金字塔塔尖上的人还是极少数的,大部分人空有一张证书,要么是根本入不了行,接不到案子;要么只能在律师事务所里办点小案子,打打杂,艰难谋生。不过,律师总归是一个得到了大家认可的职业。但我爷爷做律师可没有今天这么体面,这么可以正大光明地登堂入室,在公堂上慷慨陈词。
  
  妻子说她的爷爷是讼师,我无法证实,妻子早就做了说明,自然也无法证实,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爷爷是被新政府镇压的。一直以来讼师在人的形象中,就是利欲熏心,为了钱财混淆是非,不择手段,颠倒黑白出入人罪。讼师影响社会和谐、败坏社会风气,让人们变得好斗争胜、唯利是图。讼师一语虽可救人,亦可杀人。被救的人对讼师感激不尽,反之则恨之入骨。爷爷到底被人恨上了,而恨他的人解放后当了农会主席,农会主席的任务是肃清共产党的敌人,没收地主财产。爷爷无疑成了共产党的敌人,审案时还有人举报,爷爷曾经同国民党县长马骏称兄道弟,还强奸过妇女。那被强奸过的妇女还上台控诉:“这背时剁脑壳的,他快活,却要我舔他的舌头……”不但强奸,还污辱。爷爷理所当然要枪毙。而爷爷被拉出去枪毙,是姑妈出嫁的第三天。
  
  爷爷是在姑妈出嫁的那天被抓走的。姑妈吃过离娘饭,刚随撑伞的“露水姑娘”出门,就听到屋里一阵乱。按土家族风俗,出嫁女子出了门可是不能回头望的,说回头望了就有嫁二夫的可能。姑妈本不想回头的,但杂乱声中有她的弟弟――就是我父亲的哭声,又有人问为什么要抓爷爷。姑妈就回过头看,那时爷爷被五花大绑让人按着头往前推着走,刚好到姑妈身边。姑妈刚要问农会主席,来会亲家的姑父的叔叔就催姑妈快走,说别误了“拜堂”吉时。姑妈脚软塌塌糊里糊涂被人推着走了。
  
  溆浦习俗,姑娘出嫁第三天要同丈夫回娘家,说是回三朝。姑妈回三朝还没动身,爷爷被枪毙的信就到了,还说尸体己经被抬回到石岩湖:“就等你两口子去看最后一面,好入殓!”
  
  姑妈大哭,扯着姑父的手要回娘家。而姑父突然挣脱了姑妈的手,说了句:“你是反革命分子的女儿,别误了我的前程。”当时姑父在部队是个小排长,为了前途,竟撇下姑妈立刻回部队。
  
  姑妈晓得“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葬了爷爷后,依然回婆家住,身份是儿媳,却还负责了一份女儿的责任,为肺痨的阿婆端屎端尿。
  
  肺痨,现代医学叫结核病,是由结核分枝杆菌引起的慢性传染病,可侵及许多脏器,以肺部结核感染最为常见。排菌者为其重要的传染源。人体感染结核菌后不一定发病,当抵抗力降低或细胞介导的变态反应增高时,才可能引起临床发病。若能及时诊断,并予合理治疗,大多可获临床痊愈。
  
  都晓得肺痨极具传染,儿女都不愿侍候,媳妇就更不消说。姑妈的阿婆咳得满嘴是血,姑妈找来草纸擦血。她阿婆将嘴扭向一边,喘着气叫姑妈出去免得传染上。她阿婆确实怕这病传染给媳妇,但姑妈出去了,她还是望着姑妈的背影叹一口气说:“隔层肚皮隔座山。”
  
  姑妈是出去打水为阿婆洗脸。阿婆弄明白后,流了一下午的眼泪。自从她得了肺痨,她丈夫躲着不再见她,她的女儿还小,而能侍候人的儿子也怕传染,将送来的饭菜放在房门口,叫她自己下床来拿。
  
  姑妈的阿婆哑着嗓子要姑妈叫人找丈夫――就是姑妈的阿公回来,阿婆想让丈夫写信要大儿子回来认这媳妇。但阿公以为现在是新社会不能包办婚姻。姑妈听到阿公阿婆吵,就叫阿婆安心养病,不必为自己操心。阿公走后,姑妈红着脸告诉阿婆,她已经有喜了。
  
  得了这喜讯,阿婆更是坚决不让儿媳――我姑妈靠近自己。她对我姑妈说:“你要有孝心,每天就在房门外同我说说话。”
  
  姑妈阿婆的父亲是郎中,自然对肺痨有认识。这老郎中看过很多医学古典,给人看病喜欢同人说起那些病因病机,说起诊断依据,说起辩证论治,还说起医论,说转归与预后。
  
  老郎中在女儿面前又说起历代对肺痨的认识:在汉以前,认为本病属于虚劳病的范围。《素问·玉机真脏论》:“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身热,脱肉破胭。”对本病的临床特点有了较为具体的描述。《灵枢.玉版》中云“咳,脱形,身热,脉小以疾。”也生动地描述了肺痨的主症及其慢性消耗表现。汉代张仲景《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中“若肠鸣马刀侠瘿者,皆为劳得之。”的记载,说明对本病的常见合并症也有了一定的认识。汉唐时期,此期已认识到了本病具有传染性。《中藏经·传尸》即认为:“人之血气衰弱,脏腑虚赢……或因酒食而遇,或1于病吊丧而得……钟此病死之气,染而为疾,故日传尸也。”晋代葛洪《肘后方·治尸注鬼注方》进一步认识到本病的强传染性,认为其“死后复传之旁人,乃至灭门”。唐宋以后,对本病的病因病机的认识及理法方药日趋系统全面……姑妈的阿婆听她父亲说这病传染得可怕,再看看咳在地上的鲜血,只是暗暗地流泪。根本没听她的父亲还在哪里继续说唐代孙思邈提出“劳热生虫在肺”。唐代王焘说“肺劳热,损肺生虫。”宋代许叔微认为:“……唯肺虫为急。肺虫居肺叶之内,蚀人肺系,故成瘵疾,咯血声嘶。”
  
  老人到底看到了女儿的眼泪,立刻宽慰说这病能治,宋代杨士瀛《仁斋直指方》提出“治瘵疾,杀瘵虫”。朱丹溪确立了滋阴降火的治疗大法。葛可久所著《十药神书》,是治疗肺痨病的专著。止咳、止血、补益功效……老人的女婿,姑父的父亲听到老人罗嗦,有些烦躁,说:“你有方就开出来,我们又不是学生!”
  
  老人不恼,只是不再说话。他拿出毛笔,铺开处方笺,刚要写处方,鼻子突然抽动一下,于是仰起脸张开嘴。许久才打出一个喷嚏,喷嚏后老郎中手就颤抖得厉害。阿婆急问父亲怎么了?老郎中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全身也开始抖,手上的笔随着抖动掉到了地上,人也就跟随笔一同倒了下去。阿婆的丈夫上前搂起老丈人,摇晃着老丈人的身子说:“爸,你可别吓我……”再一看,老郎中嘴角渗出一点乌黑的血,除了打鼾再无反应。阿婆的丈夫就找人要将老人送回家去。
  
  门外有很多孩子在看热闹,老郎中被人抬出堂屋门,有大人要看热闹的孩子们躲远点,说老人得的是落地哑,是要跟脚的。
  
  阿婆不懂医,但却晓得得了落地哑是没药救的,果然第二天父亲就死了。
  
  妻子问我可晓得落地哑是什么病?
  
  我小时候也听过落地哑,学医后才知道乡里说的落地哑就是脑出血。妻子的姑妈她阿婆的父亲――就是姑父的外公就死于脑出血,而姑妈阿婆的肺痨因父亲去世再没人为她请过医生。
专家解读 行业资讯 新闻资讯 策划团队 报料中心 时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