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传闻爆料 >
性冲动过分强烈和旺盛的一种病症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7-08-14 15:20   
  一六九吴章怡的骚劲在头道水出了名,而吴章怡的口无遮拦更是让头道水的妇女们当着她的面朝她吐口水:“呸,臭麻逼!臭不要脸!”吴章怡的三个女儿,一个八岁,一个七岁,一个六岁。什么也不懂,妇女们骂她们的娘,她们依然在一旁玩耍嘻笑。
  
  “看,骚种!将来也是偷人的胚子!”
  
  这话让头道水的男人不能容忍,白天当着人的面不说,夜里到了床上,看女人的手伸进裤裆来,丈夫说:“以后少造点口孽,别老是骂章怡的女儿!”
  
  “骂了又怎样?老话讲竖屋看梁,讨亲看娘,骚婆娘生的女必然也骚!”
  性冲动过分强烈和旺盛的一种病症
  女人嘴里说着话,顺势骑在男人身上,手熟练而麻利地将男人的东西套入自己的身体里。男人马上觉得舒服,但还不忘话题,对女人说:“你不一样的骚?”
  
  女人颠着屁股,嘴里却啧啧啧啧啊啊啊我的娘啊的乱叫。当然她沉迷中也不忘回答丈夫的话:“我再骚,是同自己的男人,不算骚!”
  
  男人又说:“都说十个女人九个狠,就怕男人嘴不紧。你偷偷问问其她女人和自己的丈夫是不是一样的浪骚。”
  
  不久,女人们在溪里洗衣服就互相笑话对方的骚劲。那日,看到吴章怡过来,她们竟然挪一个空间来:“来,来,到这儿搓衣石板光溜些!”
  
  手搓着衣服,嘴里则继续玩笑,良宝的堂客朗朗说:“也是,身边的男人睡着不动没卵事儿,一动,就立刻想干哪档子事……”
  
  问到吴章怡,她的回答让所有的人惊讶:“不是身边有了男人才想哪档子事,而是见到男人就立刻想干。”
  
  “怕莫是病吧。”七伢的堂客说,她的伯伯是老中医。
  
  七伢的堂客猜的没错,其实吴章怡就是那种性欲望、叫性欲亢奋,中医称之为“花癫”“花痴”“花心风”“淫威”。此病的临床特点就是出现频繁的性兴奋,性行为要求异常迫切,同房频率增加,每天要求数次甚至数十次性活动,同房时间延长远远超出正常人所能接受的水平。
  
  吴章怡现在更是严重到了整日沉湎于性欲冲动之中,无休止地要求性交。偏偏她又没有丈夫,不能满足。那天,妇女们打她,她嘴里喊着六个死去了的丈夫的名字,竟丝毫不觉得被打的痛苦,反而极度兴奋。
  
  “黄锡汉没讨亲,他讲自己也厉害,说不定能满足你。我去做桩好事,让你俩搭伙过日子吧。”良宝的堂客提议。
  
  “我己经害了六个男人,不想再害人。”
  
  “是救人呢。”
  
  “怎么说?”七伢的堂客不明白。
  
  “黄锡汉憋得难受,章怡正好让他泄舒畅啊。”
  
  一致赞是桩好事。
  
  吴章怡就决定先去试试黄锡汉是不是如他自己所说,免得到时又出现以前六个男人那样的悲剧。不想这一试就试出了一句笑话。
  
  吴章怡去找黄锡汉时,天己麻眼,屋里乌漆抹黑一点动静也没有。吴章怡以为黄锡汉睡了,刚预备喊,从屋后飘来了粗俗的山歌声:娇妹走路轻飘飘,脸红好比三月泡。
  
  摘泡呷来嘴巴甜,抱妹睡得肿来消。
  
  吴章怡嗤的笑了,心说:“肿,肿,我马上让你消肿!”然后锐声喊了几声锡汉阿哥。
  
  “哪个啊。”黄锡汉一面应声一面熟脚熟路进到屋里。但屋里墨黑,瞪着眼睛也看不见人。
  
  “锡汉阿哥,是我,章怡。”
  
  早适应了屋里黑暗的吴章怡,自然看得清从外面走进来的人,她拉起黄锡汉的手柔声说。
  
  黄锡汉刚回到头道水就从他人口中得知吴章怡的过去,对于她在黑暗里拉着自己的手自然心中有数,但还是着装着不明白的样子问吴章怡:“有事吗?”
  
  吴章怡没有回答,直接扑到黃锡汉的怀里,手伸进了裤裆。
  
  黄锡汉在人面前说自己睡过无数女人,其实他除了手淫根本没接触过女人。当吴章怡柔软的手握着他的生殖器只搓弄了两下他就觉得周身一麻,喷薄而出。
  
  吴章怡抹一把精髓在手里搓了搓,然后问黄锡汉这就完了?黄锡汉心中极是羞愧:“嗯呐。”吴章怡脸发火烧,正要说话。黄锡汉还不服输说他只有在床上才从容。
  
  其实黄锡汉过度手淫早已影响到他正常的功能。按医学角度说手淫与阳痿没有直接联系,但黄锡汉听人说没过正常性生活的男人,婚前手淫,婚后就会阳痿。当他将吴章怡抱到床上时,忽然心神不宁。而吴章怡并不知道黄锡汉的过去,她以强烈的大幅度的扭动希望黄锡汉在从容中出现狂野。没料到黄锡汉连硬度都达不到满意就泄得一塌糊涂。
  
  “简直就是开水里烫白菜苗儿。”吴章怡临走冷冷丢了这么句话。
  
  良宝的堂客还希望做媒婆。吴章怡却要她不要再提。洗衣服的妇女们问:“为什么?”吴章怡咬着牙狠命地捶衣服,任妇女们猜测。
  
  不久,头道水就有传说,黄锡汉是野驴子转世,吴章怡本来是要嫁他的,自睡了一次竟三天不能下床。
  
  其实吴章怡是发眩晕睡了三天,当她再次出现在溪边时,洗衣服的妇女们齐问她黄锡汉的东西是不是人嘴里说的比驴子的还要壮实?吴章怡想起哪天夜里的事,不觉有些好笑。
  
  “你笑了,说明是真的了。”
  
  “这下能让你过瘾了。”
  
  “我就讲了嘛,冥冥中都是有相匹配的。”
  
  吴章怡开初一句话不说,到后来了句:“黄锡汉日逼,嘴巴狠!”
  
  吴章怡仍旧邀过路的汉子到屋里撒野。黃锡汉却被她的话害惨了,虽说回到头道水时早过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但心里还是希望着找个伴,即便不生小孩,冬天捂脚也行。但人只要一听到黄锡汉的名字,一句:“他呀。”然后连连摇手,然后咕咕笑一阵。
  
  不言自明。
上一篇:没有了
专家解读 行业资讯 新闻资讯 策划团队 报料中心 时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