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科学解释灵魂存在的怪异事件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7-08-14 15:42   
  一六0妻子要我开心点,有网友看了我的日志也说我:你就不能写点儿喜庆的事?网友或许对生活富有诗意的理解,我说过人生不可不诗意,但不可滥诗意。可能是因为生活对我苛刻,按我现在的理解,认为人生是没有喜庆事的。我觉得古住今来,喜庆都埋藏在地底下,他们或许曾为生育、寿诞、乔迁、开业而大操大办,甚至会为子女参军、升学而在人前炫耀。可是如今呢,他们只是荒野里的一堆朽骨,把他们所谓的喜庆事又留给了下一辈人。
  
  我曾经说过我的伯爷爷年轻的时候是很有钱的,而且又有亲戚当着官,皆因有了这些关系,伯爷爷当年就不必为壮丁的事发愁。壮丁,当时是指由民籍转入军籍的人。伯爷爷年轻的时候,不象现在一人参军,全家光荣,把当兵作为喜庆事以示庆贺。那时都认为“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当兵入伍,都要用绳捆索绑,叫抓壮丁。你们可能还记得我爷爷就是被抓的壮丁,爷爷的抗日并不是真正秉承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而去的。
  
  我的老家木溪位于溆浦西北部,与沅陵辰溪县交界,那里杂草树木丛生,杂草里有野兔,树林里多野猪野鸡,我伯爷爷就是靠捕捉这些野味为生。伯奶奶说:戒杀放生之人得二种福报,一是长寿,二是多福多寿无病。我说伯爷爷这么杀生,可就罪孽深重哦。伯爷爷却说他的捕杀野兽则是为他人造福,他说野兽出没即糟蹋庄稼也伤人。而如今林业部和国家工商总局联合发出通知,严禁违法捕猎和经营野生动物。我真不知九泉之下伯爷爷的灵魂得此消息,将做何感想。
  
  我正写着,有个叫谭纵常的来找我。他问我写什么这么着迷?并伸了脖子看,知道我说伯爷爷的灵魂,就笑说:“哪里那什么灵魂啊。”
  
  “有的,”我说:“据一些死而复生的人讲,人死后没有任何痛苦,他们可以看到自己的肉身躺着不动,还可以看到亲人痛哭的样子,听见他们哭说自己生前的话,只是自己说不出话。然后就莫名其妙的飘飘呼呼的在空中游荡,没有一点痛苦,反而还很放松,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这应该就是那种主宰人的灵魂离开躯体吧。”
  
  其实万事万物都有对立面,即有生就有死,有阴就有阳,有物质的就应该有非物质的,而非物质构成的东西对我们人类来说就是另一个世界……人死了以后只是肉体死亡,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能量是不会消失的,它只会在物质之间转换,从一种状态转换成另一种状态。我曾经看过一本书,说有个外国科学家就专门研究人死后能量去那里的问题,在找不到答案的情况下,只好按照人死后灵魂的说法来做试验,他除去所有物质的东西后得出还有千万分之一微克的质量无法解释,他最后确定那就是灵魂的重量,人死后的能量也就集中到这个灵魂上来了……需要一个事实说明。谭纵常说,只有事实才能让他相信。这让我想起了二00五年夏天一个深夜,这个深夜里发生的一件怪事似乎可以做出对灵魂存在的具体解释。
  
  那夜我睡得特别沉。我有这样一种弊病睡得沉就会做梦,而且做的梦又非常的灵验,因而这使我一般都处在似睡非睡状态,说得明白一点就是,我很少睡得沉,除非周围有事件发生。
  
  那夜我之所以知道我睡得很沉,是因为我知道我在做梦。我梦到我的眼前一片黑暗,而黑暗里我看到一个人走到了我的屋子里,尽管周围无限的黑暗我却能将那人的面目看得非常清晰。那人是我母亲娘家一个没出五服的嫂子,十几年前迁徙到西洞庭,住在两分场六站。我明知道我在做梦,却疑惑这么深夜了舅妈怎么还到我家里来?而明明看到了我却偏偏要继续往黑暗深处走?我在疑问中迎过去,刚要提醒舅妈说她已经走过了我的身旁。不料我看到的不再是舅妈的面孔而是舅妈的邻居,一个瞎了眼睛的老太婆。
  
  瞎眼老太婆在老家茸溪是舅妈的邻居,与舅妈同一年迁到西洞庭,且又做了邻居。按辈份我喊瞎眼老太婆做外婆,她老公在兄弟中排行第五,我叫她:“五婆婆。”溆浦叫外婆从来都叫婆婆。我曾听人说这瞎眼五婆婆刚迁来,站里领导看她眼瞎,安排她住离沟渠较远的地方,但她却偏要同舅妈做邻居,我问过她为什么?她说是我那舅妈心眼好,照顾她比自己儿女还尽心。
  
  瞎眼五婆婆来西洞庭十几年了从来没生过病,自然也就没有到过我家,我正很奇怪呢,便扬眼望去,突然发现五婆婆披头散发。之后那头发便开始脱落,皮肤腐烂。那脱落腐烂之快令我一眨眼,站在我面前的就是一具骷髅。而那骷髅一看到舅妈,立刻张开黑洞洞的大嘴将舅妈囫囵吞下,吞咽时还发出阵阵手机铃一样的声音……我惊醒过来,的确是桌上的手机铃声在响。一看来电显示,正是舅妈的小儿子打过来的。他开口就说:“二阿哥,你快过来,妈癫了……”
  
  从我家到两分场六站骑摩托大约十七、八分钟路程。舅妈的小儿媳妇一直在门外等我,一见到摩托车往她家转弯,就断定是我,朝我说:“二阿哥,你快看看我妈是怎么回事。”
  
  舅妈坐在床上,看见我进去,扬起一双无神的眼睛朝我看看,又低下头,看那样子似乎没有看清是我,要在平时舅妈看到我会高兴得不停地问这问那。于是我轻轻叫了声舅妈,舅妈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手去沿被子四角摸,摸一处捏一处,捏的时候神情专注,似乎在体验手感。捏过后还低声讷讷说些我听不明白的话。我当时没把舅妈喃喃自语认为异常,又锐声喊了声舅妈。
  
  舅妈突然呵呵笑了。笑过后说了句让我脊背发凉的话:“峻象,你糊涂了?我是你五婆婆啊。”
  
  床前舅妈的小儿子轻轻对我说:“妈从五奶奶家回来一直就这样胡乱说话。”
  
  “我哪里乱讲话?我晓得你们把我弄到这里是不想管我了。”舅妈的嗓音近乎瞎眼五婆婆的,我问舅妈的小儿子听出来了没有。
  
  “我也有些奇怪妈的嗓音,只是妈平时喜欢学五奶奶说话。”
  
  舅妈不光学五奶奶说话,凡人说话特别或说话俏皮的她都喜欢学说,只是一般在机会上她才说。我便问舅妈的小儿子他五奶奶近一向说了些什么值得他妈学说的话?
  
  “五奶奶昨夜死了。”
  
  舅妈的小儿子――我的表弟告诉我,瞎眼五婆婆昨天吃夜饭时,突然觉得胸闷,气短,就叫舅妈过去。五婆婆的儿子虽然曾答应母亲百年之后按溆浦习俗安葬,但五婆婆是不相信儿子儿媳的,她要将自己的后事安排告诉舅妈。当交待了该交待的,五婆婆就让舅妈扶她去厕所,到了厕所门口,舅妈觉得五婆婆的身子特别沉,因此叫五婆婆脚用点力,说:“五叔妈,你不用力我可扶不动您啊。”连叫几声五婆婆都没反应,便低下头看,才发现五婆婆已经死了。舅妈就叫人过来帮忙。
  
  五婆婆被抬到柳床上,舅妈哭了一场,接着就胡言乱语起来。帮忙的连忙将舅妈送回自己家里。舅妈一回来就大发脾气,说是哪个做主将她送到陌生人的家里?并将床上被褥衣服乱丢乱扔说这不是自己的东西她不要。
  
  这一切证明,五婆婆魂魄附体。
  
  表弟不相信魂魄附体,要我给他妈一些镇静药。我认为不应该乱用药,得请迷信师傅看看。表弟笑我:“你一个医生还信这个?”
  
  我当然信,现在医学上判断一个人是否死亡就看“脑死亡”了没有,也就是看是否还有思想。其实科学证实了灵魂的存在,就是人的脑电波,在仪器上也能显示出来。换句话说就是人的生或死与脑电波的存在与否并无关系,简单的说人就算死了,灵魂也一样存在。
  
  表弟依然不明白。我说脑电波性质与我们平时听电台的电波一样,我们周围也充满电台的电波,但我们能直接听到电台的节目吗?不能,我们需要一台收音机。同样道理,我们周围尽管充满灵魂,你也不一定能察觉。至于附体,就等于一台收音机收到电台信号一样。一个人的脑电波如果能和周围其中一个灵魂的频道是吻合的话,就有可能出现附体的情况。
  
  表弟说他长到三十多岁虽常听有附体一说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说附体需要频道吻合,所以很难常见。你没听人说鬼魂只寻体虚的人?其实体质虚弱的人就好象一台灵魂收音机一样,能够接收更多灵魂频道而已。
  
  表弟听从我的建议打发一个人去请迷信师傅,又问我为什么体质虚弱的人能够多接收灵魂频道?我说其实这与体质无关,而是体质虚弱的人总忧虑自己的身体,因而或走荒野,或去死人场所,神经就会紧张,脑子里也就特别注意搜寻那些难以捉摸的信息,自然容易接收到了。
  
  其实灵魂、鬼神的事情,谁也不敢说有或没有,你不常听人说信者有吗?这要看你从什么角度去看这方面的事情。
  
  舅妈被五婆婆魂魄附体的事,曾一度传得沸沸扬扬,谭纵常说他也曾听人说起过是有这么回事,只是那人不知细节,更不知后来怎么样了。
  
  那晚,迷信师傅来了,手里提了一个黑色的包,进屋看到在床上乱摸乱捏的舅妈,又朝屋里四处看看,点了点头,然后将包放在桌上,接过表弟媳妇递过的凳子坐下。表弟就递一支烟过去,他一面接烟,一面问:“你妈这动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表弟拧紧眉毛回忆了一下,便告诉了他具体的时辰。迷信师傅一得时辰,似乎很有把握,从黑色包里拿出一叠早就画好的符,从容地一张一张翻看。对于迷信,我是很注意的。我看他翻到第四十二张时,停住,犹豫了几秒钟,然后又继续翻,到四十九张,他拿出来,叫我那表弟:“用黄、白钱各五百,纸马水饭果酒西方送……”
  
  我问他我舅妈是怎么回事,他说按时辰昨天是戊午日,戊午日西方冲着自缢伤神,披麻丧煞,回殃大煞,女鬼缠身。
  
  表弟按迷信师傅的吩咐去屋的西头送水饭果酒去了。迷信师傅又给舅妈的小儿媳妇一张写着:北斗紫光夫人座镇八个大字的符,叫她贴在大门口。看舅妈安静下来,迷信师父说:“没事了。”然后将弄乱的符重新整理码好,塞进包里。舅妈的小儿媳妇知道迷信师傅这是功课圆满,该回去了,就将早已封好的红包递过去。迷信师傅接过红包,也不打开看,塞进衣袋就默默走了。我问表弟媳妇红包里包了多少里钱?她笑笑说:“二阿哥,不是吧,你不晓得在常德,三十三是迷信师傅钱?”我还真不知道,我家遇迷信的事都是妻子出面。
  
  当时的情形就这样。第二天一早,舅妈醒来看到我,很惊讶问我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喊她。她完全忘了昨晚发生的事。
专家解读 行业资讯 新闻资讯 策划团队 报料中心 时尚资讯